正在加载数据...
南方企业新闻网
当前位置:南方企业新闻网>要闻> 食品>正文内容
  • 互保泥潭艰难“拔腿” 西王集团再成被执行人
  • 2019年10月14日来源:中国经济网

提要:9月30日,西王集团将其持有的旗下上市公司部分股份进行质押。而7月18日和9月19日,西王集团先后被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和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前后两次执行标的合计超过1.4亿元。

“所有债务按期偿还,坚决不违约。”在今年5月13日媒体交流会上,西王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王集团”)董事长王勇曾如是说道。9月30日,西王集团将其持有的旗下上市公司部分股份进行质押。而7月18日和9月19日,西王集团先后被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和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前后两次执行标的合计超过1.4亿元。

西王集团两度被列为被执行人,导致西王集团发行的债券一度暴跌。西王集团方面向记者表示,此次被列为被执行人是由于西王集团作为担保方所承担的担保责任,目前双方已经和解。在此前“齐星互保”事件中,西王集团与邹平县供电公司同属于担保方,此次事件是西王集团为邹平县供电公司的贷款所担保,该事件属于“齐星互保”事件的后遗症。

西王集团的泥潭困局,始于同处于山东省邹平县的齐星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齐星集团”)的70亿元债务危机。西王集团作为齐星集团债务最大的担保方,承担了齐星集团部分债务。虽然在政府的帮助下,西王集团解除了与齐星集团的担保关系,但在2017年3月,齐星集团爆雷事件发生后,西王集团始终为舆论关注的焦点,而高达300亿元的负债也被称为悬在西王集团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债务泥潭“拔腿”

时至今日,西王集团仍旧没有彻底摆脱“齐星互保”事件的泥潭。

在山东省,民营企业之间“互保”一度成为常见的景象,但随之而来的是引发连锁反应的互保危机。同位于山东省邹平县的西王集团与齐星集团就曾存在互保关系,而齐星集团的资金危机最终将西王集团也拉入泥潭。

“互保行为主要出现在地域集中的民营企业之间,互保实质就是企业之间互相担保以达到借贷的目的,但如果其中一方出现问题,就会把所有人拖下水。”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告诉记者,上市公司互保曾经是一个A股顽疾,也是此前监管机构重点化解的风险隐患,因为可能其中一家出现问题会引发更多担保圈企业的崩塌,造成众多投资者的损失。

2017年3月,齐星集团被曝资金链断裂,无力偿还各类债务,西王集团对齐星集团及下属子公司提供担保金额达29.073亿元,作为最大的担保方,西王集团一度托管了齐星集团。虽然随后有声音表示,是西王集团有意图接管齐星集团资产而有意为之,但不可否认的是,西王集团在自身债务高筑的情况下,想要顺利接管齐星集团并不是易事。

2018年2月,西王集团因发行期间遭遇公司主体信用等级下调,而取消正在发行的2018年度第一期5亿元短期融资券。大公国际对此次评级下调的解释是,齐星集团破产重整方案长时间未确定,公司面临的偿债压力进一步加大;相关各方未按照计划进度推进,齐星集团的担保关系亦未解除,公司面临的代偿风险进一步加大。

在政府的干预下,西王集团解除了与齐星集团的担保关系。最终,西王集团并未像此前部分观点认为的接管齐星集团的资产,但却最终承担了齐星集团的部分债务。根据审计机构认定,西王集团对齐星集团的担保金额从此前的29.07亿元下调到25.53亿元,其代偿金额则从西王集团对齐星集团托管垫付的费用中扣除。

“‘齐星互保’事件发生后,在省市县三级政府的努力下,已经有了结果,处理得很圆满。西王集团现在算是拔出腿来了,但腿上的泥还有,接下来就是考虑如何持续健康发展的问题了。”2019年5月份,王勇对外表示:“虽然从泥潭中拔出腿来了,但市场上还有后续影响,现在还处于恢复阶段。再有两个月,也就是说到今年6月底,就可以彻底解决。”

对于西王集团所处的情况,有当地的银行从业人士告诉记者,自去年以来,山东省绝大部分银行都收紧了企业的信誉贷款,对于部分企业要求抵押贷款,因而使得很多民营企业的资金链受到了影响。

时至今日,西王集团仍旧没有摆脱事件的泥潭。据上海清算所网站公布数据显示,西王集团2019年半年度财务报表显示,截至6月30日,西王集团负债总额为306.85亿元,其中流动负债为163.69亿元。而当期西王集团的流动资产合计为135亿元,其中货币资金为13.74亿元,而这一数字在2018年底为31.78亿元。

粮油大王的近忧

在如今的粮油市场环境下,西王食品的食用油发展前景并不明朗。

王勇通过创办一家榨油厂从而发展出了庞大的西王系,但在如今的粮油市场环境下,西王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王食品”)的食用油发展前景却并不明朗。梳理西王食品近年财报可见,西王食品的食用油收入规模在25亿元左右浮动,而在收购了加拿大运动保健品公司Kerr后,上市公司西王食品的业绩增长显著。

“在食用油市场,西王食品在玉米油领域是领头企业,但品类在自身功能和附加值不能提高的情况下,未来会陷于价格竞争,玉米油市场的品类低附加值决定了它溢价力低。”快消品营销专家路胜贞表示,因而西王食品不管是实行多元化还是收购其他资产,都是为了保持上市公司的收益。

虽然西王集团曾一度陷入互保事件的泥潭之中,但凭借旗下的三家上市公司(西王食品、西王特钢、西王置业)以及一家财务公司山东永华投资有限公司,使得即使在政府并未介入的情况下,西王集团也能在互保危机中得以缓解部分资金短缺问题。

就在2019年7月30日,西王集团宣布获省市县三级政府30亿元发展基金支持,但依旧没有改变西王集团债务高筑的局面。根据西王集团方面负责人的说法,目前整个集团从宏观上已经走出“齐星互保”事件的影响,但从公司资金流动来看,受银行政策以及多方面因素,负债和资金仍旧有所压力。

西王集团通过股权形式增加现金的能力也已达到上限。根据西王食品9月11日发布的最新公告显示,西王集团持有公司股份3.2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9.70%,累计质押/冻结股份合计2.98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7.58%;山东永华投资有限公司持有公司股份2.4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2.62%,累计质押/冻结股份合计2.4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2.62%。西王集团与山东永华投资有限公司为一致行动人,双方合计持股52.32%,双方累计质押比例高达96%。其余港股上市的两家公司都处于质押状态。除此之外,西王集团直接和间接持有的其他子公司股权也有质押状态出现。

在经营层面,今年5月,西王集团董事长之子王棣卸任了西王食品董事长一职,由原总经理王辉继任。从产业结构来看,目前Kerr公司在北美的营收已经接近公司营收的一半,但由于目前国内保健品审批受限,导致Kerr公司的业务在国内迟迟未能落地。2018财年,由于玉米胚芽价格仍处低位,因而全年尤其在下半年,西王食品的食用油保持了较高的毛利率,而在2019上半财年,食用油毛利率同比下降9.6%,但食用油业务整体规模仍旧维持缓慢增长的状态。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玉米油市场集中度较高,益海嘉里、西王、长寿花、福临门4家企业市场份额超过80%。其中,长寿花和西王食品是均位于西王村的兄弟企业,单从食用油业务来看,长寿花营收略高于西王食品。“西王曾是益海嘉里的上游供应商,西王原来在上游产业具备优势和规模,但随着益海嘉里对上游布局,西王才开始加大对下游产业的开发。”路胜贞告诉记者。

目前来看,行业方面仍旧看好西王食品的发展前景,“食用油的增长虽然已经接近天花板,但从资本市场的反应来看,普遍还是看好保健品业务的发展前景。”路胜贞说,但前提是在大股东的资金风险逐步化解的前提下。




责任编辑:齐蒙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